您當前位置: 人文 >> 玉溪文化
明代通海人繆宗周的詩出名了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10-25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

由著名作家莫言書寫的《兀然亭》組詩之一 (資料圖)
由著名作家莫言書寫的《兀然亭》組詩之一 (資料圖)

□  蔡傳斌

著名作家莫言在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之后打了第一個維權官司,今年6月,判決結果出來,獲賠210萬元,創下了名人人格權糾紛案賠償的新紀錄。這起糾紛案的緣起竟是一首古人的七絕,只是很少有人知道古詩的作者是明代通海人繆宗周。

事情還得從去年說起。有一天,莫言居住的小區收發室職工借工作之便找到了莫言,求他幫忙。說是他老婆公司的老板董震雷為他老婆支付了保險費,他家無以回報,想請莫言為董震雷寫一幅字作為回報。莫言在得知董震雷是做陶瓷產品的,二話沒說,欣然題寫了明代詩人繆宗周的一首七絕:

陶舍重重倚岸開,舟帆日日蔽江來。

工人莫獻天機巧,此器能輸郡國材。

董震雷得到莫言的墨寶后,順勢登門求會面,求簽名,求合影,莫言都一一滿足了來訪者。沒想到,莫言的好心被人利用,不久,他的題詩、簽名、相片就出現在了董震雷的公司一款陶瓷養生鍋的各類廣告、宣傳中。有人看了宣傳后代理這款養生鍋,投了幾十萬元,卻一口鍋也賣不出去。還有的人質疑這家企業涉嫌傳銷經營。莫言得知這些事后忍無可忍,于今年2月提起訴訟,最終維權成功,獲賠210萬元。

說起繆宗周,外地讀者知之甚少,我市讀者對這位古人知道的也不多。查閱《康熙通海縣志·鄉賢》,可以找到他的一則小傳:

繆宗周,號碌溪,登正德辛巳進士,任戶部主事。以議大禮廷杖,復奏裁冗官以輕門稅,求直言以回天變,又爭留大臣某,忤執政意。謫判郁林州,尋令江西太和。甫任八月,政聲赫異。備兵松潘,蕩平番寇。屢官四川右布政,厘剔中外,風紀肅然。尋任浙江左布政,告明農不赴……

從這則小傳可知,繆宗周是明代正德、嘉靖時期一位直言敢諫、政績卓著的名臣、良臣。

同時繆宗周還是一位詩人,在通海縣地方志中能讀到他吟詠通海秀山的作品,在湖北、重慶等地的地方志中還能讀到《詠昭君村》《詠楚王宮》之類的詩歌。著名作家莫言題寫的這首古詩,落款是“錄明人繆宗周詩贈董震雷先生”,無詩題,在各家媒體的報道中,此詩被冠以《詠景德鎮兀然亭》的標題。查閱江西的地方志可知,繆宗周的這首詩描繪的就是明代江西景德鎮昌江邊的景象和陶瓷業發展的盛況,因而被學者頻頻引用。只是詩題應作《兀然亭》,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景德鎮歷代詩選》收錄了這首詩,但沒注明出處。

景德鎮在明代歸浮梁縣管轄,新中國成立后,才從浮梁縣中析出,設立景德鎮市。查閱《康熙浮梁縣志》,可以找到署名是“繆宗周,僉事”的組詩《兀然亭》,詩有兩首:

其一

兀然南海舊君岑,亭寄饒陽倚秀林。

莫向小亭留勝跡,使軺隨處醉花陰。

其二

勞勞塵路驅車馬,偶借溪山息渺微。

數曲小亭大醉后,月明松影幾忘歸。

莫言題寫的繆宗周的那首詩作,應是組詩中的一首,奇怪的是《康熙浮梁縣志》并不見記載。查閱《乾隆浮梁縣志》《道光浮梁縣志》,這組詩沒有被收錄。浮梁縣史志中收錄這首詩作的是《景德鎮陶錄》,這是一部清代有關景德鎮窯的百科全書式的著作。作者是江西景德鎮人藍浦,約成書于清代嘉慶年間。該書原為八卷,后由作者弟子鄭廷珪增補為十卷。《兀然亭》一詩就被收錄在它的第十卷“陶錄余論”,書中說這首詩為繆宗周所作,出自“邑乘”,即《浮梁縣志》,只是未注明是清代,還是明代的縣志。

《康熙浮梁縣志》上說繆宗周在寫《兀然亭》組詩的時候,所任官職是“僉事”。在明代,提刑按察司設按察使一人,副使、僉事無定員。而繆宗周確實出任過江西等處提刑按察司僉事。查閱《大忠集新編》,書里收有一篇《雙忠祠碑記》,這是明代江西等處提刑按察司副使蘇佑為宋代忠臣江萬里所作的碑記,碑記作于“大明嘉靖十二年癸巳歲夏四月”,其中有“賜進士第奉議大夫江西等處提刑按察司僉事滇南繆宗周篆額”的文字記載。由此可知,《兀然亭》組詩就是繆宗周在江西任職時寫下的。

繆宗周的七絕《兀然亭》因為記錄了明代景德鎮窯陶瓷產業的盛況而為歷代學者引用,現在因為著名作家莫言的天價官司,又一次出名了。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下載玉溪+客戶端
關注玉溪網微信
斯洛伐克快乐8开奖 好彩1中奖规则 融资股票能卖 山东快乐扑克3遗漏360 pk10最牛稳赚计划软件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 多乐彩平台 二人麻将需要几张牌 鼎捷软件股票 管家婆平特一肖玄机图